开启辅助访问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扫一扫,访问微社区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会员登陆 注册 找回密码

天水实小欢迎您 ? 门户 ? 查看主题

炕的滋味

发布者: 妥金录 | 发布时间: 2018-12-17 18:44| 查看数: 1949| 评论数: 0|帖子模式

炕的滋味
张??慧

农村人一天的生活,大多是从炕开始的,也是由炕告终的。似乎,循环往复中,那土炕所代表的不只是睡觉的场所,更多的是村民们于生活,于人生的一种态度。
小时候的经历,大多也是跟炕相关的。记得每当我睡眼惺忪,躺在炕上撒懒时,爷爷早已盘腿坐在炕上,他身前灰黑色的铁火盆里,堆放着焦黑的煤块,和昨天我在房后林子里捡来的枯树枝。只是,它们已慢吞吞地燃烧起来了。此时,爷爷总是静静地坐着,擦着火柴,用左手的大拇指和食指捏一撮水烟,利索地放入水烟壶的大肚子里,点燃,等待时机成熟,深深地吸一口,再慢慢地吐出一圈圈的烟雾。烟雾弥漫在我的身边,飘渺而神秘,就如同,我始终不明白,水烟壶的滋味。
不一会儿,煨在火盆边的水壶就扑腾腾地冒着热气,也正是此时,婆婆端着几个馍馍和一碟清炒的豆角,艰难地迈过门槛,颤巍巍地进来,搭腿坐在炕边,和爷爷一同酝酿起农村人朴实的生活。婆婆大爷爷十来岁,爷爷敬婆婆十二分,他们虽不是夫妻,但却相依相惜。两人静静坐着,扯着家长里短。水烧开了,茶也煨好了,但就是不动筷,直到我伸个懒腰,扑腾到爷爷怀里。爷爷总是用他下巴上花白的胡子扎得我乱跳,蹦跳间,总能闻见爷爷身上浓厚的水烟味,和婆婆周身淡淡的香火味。我知道,五更时,婆婆又去灵应寺了。烧香拜佛是婆婆生活的开始,她对于佛,有种特殊的寄托,似乎生活中任何的苦难,都有佛祖引渡。
祖孙三人,盘腿坐在炕上,围着火盆,简单的吃食后各奔东西。爷爷扛着锄头去了地里。婆婆带着我,去喂食屋后的小鸡,饲养圈里的猪仔,去捡拾林里的枯木,看护果园的果实。
暮色渐起时,婆婆就张罗着填炕烧炕。她说,炕烧得暖暖的,夜里睡下时,才能驱赶一天的疲劳和身体的病痛。不知为什么,我总是很信奉她的话。可能,在我的心里,婆婆就是一尊佛,她对于苦难的隐忍,对于贫穷的通达,都浓缩在那不多的言语中。于是,我狠命地将枯树烂叶填进炕门里。但是烧炕看似简单,于我,却始终是深奥的。我总是看着婆婆,蹲跪下,弓着背,划着火柴,点燃枯树枝叶,用木棍翻透着,最后等待时机成熟时,提醒我堵住炕眼门。
农村的夜生活,对于老人,老早就开始了。躺在炕上,身下的热气传入皮肤,使人觉得温暖踏实。门前的大灰狗,刚开始,还会在路人经过时“汪汪”两下,不一会儿,也悄无声息了。只有,房梁间,顶棚上,偶尔会有老鼠蹦跳的声响,估计它们是出窝觅食了。因为,白天,在偏房的粮仓下,总会有老鼠屎和被啃食的麦粒残渣。
如今,睡惯了床,对于炕,乃至那股难以形容的炕味,却多了份陌生和排斥。偶尔会在灼热的夏夜,怀念起炕的滋味。

最新评论

QQ|手机版|小黑屋|天水市实验小学 ( 陇ICP备10002063号-1 )

GMT+8, 2019-9-23 02:46 , Processed in 0.480697 second(s), 17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? 2011-2021 Tianshui Experimental Primary School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